不是单身选择我

  • 时间:

【曝王宝强女友生子】

冉冉,一名“85後”海歸女碩士,目前,就職於國內某商業銀行,稅後年收入近百萬元,有顏、多金,堪稱業界“白骨精”(白領、骨幹、精英),但至今仍然單身,“其實,之前也談過兩段戀愛,離‘脫單’一步之遙,只不過,那一步,我沒想邁過去,不是單身選擇了我,而是我主動選擇了單身。”

江蘇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所長張春龍參與的一項調查從另一個側面印證了現代青年對單身生活的主動選擇態度。他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這份《新時代南京市浦口區單身青年婚戀觀調查報告》顯示,接近90%的單身青年對於結婚並不著急,同時,對於戀愛,很多人持“戀愛與婚姻”分開的態度,婚姻作為戀愛的終點站,卻並不是浦口單身青年戀愛的唯一目的。

傲慢讓別人無法愛上我,偏見讓我無法愛上別人

正是冉冉、小玲們在用實際行動抹去職場性別標簽的同時,她們的努力有時變成了某些男性心中的“傲慢”,成了某些男性望而卻步的“一堵牆”。

“我的安全感確實來自自己的價值獲得認可,我的收入可以讓我過上體面的生活,不需要依賴任何人,只要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就好。”冉冉的灑脫中有足夠的底氣,她剛回國時,工作沒多久,就選擇按揭買房,七八年過去了,她購置了兩套南京主城120平方米的房產,貸款基本還完,一套自住,一套出租,“經濟獨立,人格才能獨立,所以,我的焦慮永遠是不要被時代甩在後面,必須不斷向前沖。”

這項調查的結果讓冉冉感同身受。“我的男同事經常開玩笑說,你太完美了,普通男人可hold不住你。”在工作中,冉冉精明強幹,無所不能,“雖然我也有脆弱的時候,但在工作中,沒有性別的標簽,我不可能故意示弱,我要拼盡全力,這就成了他們眼中的‘傲慢’了。”

29歲的南京某大學教師小玲對“傲慢”有自己的理解,“這樣的‘傲慢’是強加給優秀女性的,在大學校園裡工作,性別差異對個人發展影響有限,給學生上課、研究課題、發表論文、帶學生實驗,我自認不比任何男教師做的差,難道跟他們並駕齊驅,平起平坐就成了‘傲慢’?”

張秀認為,隨著現代女性社會地位不斷提升,她們愈發感受到擁有獨立經濟能力的重要性,與其說“脫貧”比“脫單”實際,不如說不斷放大自身的社會價值,獲得更多的社會認可比獲得單方面認可更加重要。(茹希佳)

作為一個從小城市一路考到大城市落戶的“學霸”女生,小玲感慨:“一段戀情告終,像消耗完了自己的能量一樣,回頭想想,與其把精力投放在不靠譜的戀愛上,不如多在科研上加把勁。”由於“醒悟”得快,小玲已經有兩項學術成果獲得了省級獎項,還評上了副教授,“這工資加上去了,房子我也敢買了,前年,我入手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自己還月供,不需要‘脫單’,我也可以在南京安家了。”小玲自豪地說。

靜靜說,她不是一個獨身主義者,也不是不婚主義者,但是她從內心感覺到:“當人的精神世界富足時,那麼,一個人也會很精彩。”

“脫貧”比“脫單”更加實際與其在不確定中耗費時間,不如把有限的精力投放到自我提升中,這是現代單身女青年的嶄新想法。今年新鮮出爐的《珍愛網2019Q4單身人群調查報告》顯示,超五成單身男女認為月收入一萬左右才能有安全感,另外兩成認為月入一萬五才有安全感,從學歷背景看,學歷越高越認為收入越高更有安全感,其中超三成碩士群體認為月收入三萬以上才有安全感。

長期服務於青年婚戀公益項目的南京市婦女兒童活動中心女性發展公益服務部負責人張秀經常聽到單身女青年對她說“婚姻不能將就”,“這是女性社會地位提高,在情感體驗上更註重自我的一種表現形式,不斷提高擇偶標準則是對自我行為調控更趨於理性化。”

靜靜是一名南京三甲醫院的護士長,由於工作性質,作息時間常年不規律,雖已到不惑之年,有房有車,但至今單身,“已經過了被家人催婚的年紀,我也並不著急結婚,因為,我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我不介意孑然一身。”她自我調侃道。

“雙十一”的熱度散去沒多久,期間販賣“脫單”焦慮的話題層出不窮,現代單身女青年真的那麼渴望“脫單”,真的為單身而焦慮不已嗎?或者,她們的焦慮究竟來自何處?帶著這些疑問,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走進三位單身女青年中間,傾聽她們的非典型故事。

眼光高也罷,“激不起男性保護欲”也好,“我嚮往美好的愛情,但還沒有遇到那個對的人,我就一邊讓自己變得更優秀,一邊尋找更適合我的那個‘他’。”小玲眼神篤定地說。

靜靜對“脫貧”和“脫單”的問題看得更加透徹。決定兩性吸引是否成功取決於兩點——自身價值和可得性。“只有不斷增加自己的價值砝碼,才能有一段勢均力敵的良性親密關係。”正是因為,靜靜把一切看得太明白,她焦慮,自己可能會是一個“愛無能”者,“我不奢求還能‘脫單’,只為自己把養老錢攢足,退休後,周游世界,快意人生。”說完,靜靜爽朗地哈哈大笑。

不是單身選擇我,而是我選擇了單身

百合網曾經的一項調查顯示,對男性心目中的女“白骨精”的市場調查中,44.7%的男性認為單身女“白骨精”不懂得利用女性優勢,是絕對的在跟男性平等競爭,所以覺得她們非常不可愛,而61.7%的男性認為如果當女“白骨精”們丟了錢包、鑰匙、證件,變成一個倒霉的、著急的普通小女生的時候,是她們最可愛的時候。

其實,小玲也有過困惑,“我覺得自己並不是那種男生高不可攀的女生,但我的圈子裡,真沒適合我的。”比如,小玲固執地不想找同行;她喜歡風趣幽默的男士,但看到相親對象沉悶的長相,她就沒有興趣再進一步瞭解他的幽默了……“種種偏見,讓我無法輕易愛上一個人。”小玲自己反思道。

對冉冉而言,單身並不孤獨,更談不上焦慮,她不是一個工作狂,下班後的業餘時間,她熱愛攝影、打網球、看電影,有興緻了還為自己親手烹調出花式便當,愛上了一部法國電影,立馬心血來潮報上一個法語培訓班,“這樣的信馬由韁,不是兩個人的生活可以包容的。”冉冉能清晰地預見到前兩任男友無法升格為丈夫的根源正是她的“浪漫主義”小情調。

靜靜的職業特征更印證了這種偏見的力量,“曾經約會過一個男士,本來第一印象挺好,當他伸手拿水杯時,瞄見他的指甲縫都是黑乎乎的,有潔癖的我直接把他pass了。”

顯而易見,各種預設的條條框框成為單身女青年心理邁不過的“坎兒”,“難以心動”是她們共同的心聲,而且隨著年齡增長,則越難遇到心動的對象,“婚姻不能將就要講究,畢竟是一輩子的大事。”小玲不忘補充一句。

林志玲Akira封面邓超孙俪家添新丁郭富城设奖拼三胎湖南卫视跨年阵容庞博吐槽李佳琦办手机号人像比对青桔单车悄悄涨价携号转网新规施行哈登三节60分天价施救费通报欧洲杯分组揭晓lpl全明星曲协谴责张云雷冰雪奇缘2破5亿柯洁获斗地主冠军吉克隽逸险遭强吻邓超孙俪家添新丁红米手机被爆自燃天价施救费通报恒大中超冠军杨幂拍戏被偶遇韦世豪脱衣庆祝张咪确诊癌症晚期lpl全明星白百何张子枫海报邓超孙俪家添新丁吉克隽逸险遭强吻湖人10连胜终结李小璐蒋劲夫新剧海关退运洋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