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网易前员工事件:游戏业务增长放缓

  • 时间:

【杀害7人逃犯落网】

網易闢謠裁員消息“針對網易某位程序總監所述,公司內部統一口徑是我‘謊稱心臟病’。我所有的醫療材料都提供給了公司,既然公司認定我的病是假的,請公司給出證明。”這是公眾號“你的游戲我的心”11月25日上午更新的一段文字。

獨立分析師唐欣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次問題的出現,根本上還是企業管理文化上出現了問題,過於看重考核和業績,缺少對人的尊重。這次事件影響最大的還是內部的問題,有可能降低員工士氣,最終影響公司的產品創新力和競爭力。

10月28日,網易集團人力資源部發表全員郵件,宣佈網易嚴選總經理柳曉剛離職,由網易初創團隊成員梁鈞接任,向網易CEO丁磊彙報;郵件事業部-企業郵箱業務合併至杭州研究院-智慧企業業務部,由阮良負責;個人郵箱業務合併至杭州研究院,由莫子睿負責。阮良和莫子睿均向杭州研究院院長陳剛彙報。

易觀國際分析師董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網易的營收很大程度依賴於網易游戲,而且整體游戲的大環境受到去年版號的衝擊,造成產品斷層,爆款一直沒有出現。另外,現在用戶的碎片化時間還可以選擇花費在短視頻、視頻以及音樂等平臺,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耕耘游戲,這對游戲衝擊很大。其還表示,近兩年游戲產業會一直保持低迷,除了與5G相關的VR等需要硬件設備的游戲產業會好一些。另外,網易應該充分釋放游戲產業的剩餘價值,在IP運作上更加多元化。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9月6日,網易與阿裡共同宣佈達成戰略合作,後者以20億美元全資收購網易考拉;考拉品牌將保持獨立運營且與天貓國際並行。網易考拉雖然營收大,但盈利能力仍有較大增長空間。今年第二季度,網易電商業務營收52.5億元,毛利率達到10.9%;在81.2億元的毛利潤中,電商業務貢獻了約5.7億元。

如今在網易的財報中,在線游戲服務、有道及創新業務成為未來的核心。正如網易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報電話會議中所表示,網易未來所聚焦的方向將是游戲、電商、音樂及教育。

但在2018年,游戲產業一度因為版號停發而受影響。去年3月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游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宣佈游戲版號暫停核發,直到今年4月19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重新放開新游戲版號申請。

伽馬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國內游戲市場的銷售收入為1163.1億元,同比增長10.8%,相比2018年有明顯回升。

公開資料顯示,早在去年年底開始,至今年7月,坊間就有消息稱網易開始“裁員”。在上述刷屏的文章中,這位網易前員工表示,其高級經理主管在跟他談離職的時候又舉其他人離開的例子,說這次很多人都走了,並提及嚴選、考拉、郵箱比網易游戲“裁得更厲害”。記者就裁員消息向 網易集團方面核實,不過其相關負責人對裁員進行了闢謠。

11月29日下午,網易發佈公告再次致歉,並表示雙方已經達成和解。網易“被裁”員工也在公眾號上對事件進行了回應,他表示,這幾天,網易高層幾次聯繫他,當面做了很誠懇的道歉、溝通和慰問。目前,他和網易已經達成了和解:雙方一致同意,放下爭議,共同去關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很快,網易發佈聲明,稱上述員工績效確實不合格,同時,公司處理過程存在不妥行為。

值得註意的是,根據網易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游戲收入115.3億元,同比增長11.5%,同比增速分別低於今年一季度的35.3%和二季度的13.6%。

在此次事件之前,網易不僅出售了網易考拉等業務,網易網盤也被關停,網易郵箱啟動調整。

“網易現在很多游戲還是沒有版號,所以部分游戲想賺錢暫時存在一定的困難。”一位不願具名的網易前員工表示,去年就知道網易今年上半年應該沒有太多新游戲可以賺到錢,去年收到的任務就是靠現有的老游戲努力賺錢撐著。

透視網易前員工事件:游戲業務增長放緩

網易在11月21日,發出了業務調整後的首個財報。財報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網易營收共計146.4億元,同比增長11.2%,環比增長1.2%;歸屬於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27.3億元,和去年同期的15.9億元凈利潤相比增長較大。

但這似乎無法得到公眾諒解。“網易致歉”詞條曾一度占據微博熱搜第二的位置。不少網友對網易表達了不滿。

網易的業務調整並非只局限於電商業務,部分其他業務也和考拉的命運類似。11月9日,主營業務為數字閱讀的平治信息發佈公告稱,擬以1.5億元收購網易雲閱讀的全部核心資產和NetEase Digital 持有的網易文漫 100%股權。

根據這位前員工文中所說,其曾在網易擔任游戲策劃長達五年,在身患絕症的情況下,他親身經歷了種種讓其難以接受的遭遇。

爆款未出唐欣認為,業務擴張不順的同時,游戲行業整體面臨低迷,雙重的承壓可能是此次網易爆發現象級危機事件的根本原因。通過出售資產、縮減規模,維持較低的運營成本,網易還是賺錢的。但是會經歷一段時間的陣痛期,除非找到新的利益增長點,否則陣痛期會持續。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網易推出了一系列擴張戰略,並且加快了自研產品的迭代,尤其在《陰陽師》剛推出的時候達到了頂峰,DAU(日活)、次留等指數甚至一度超過了騰訊的《王者榮耀》,這促使網易擴招了一系列新的事業群,投入新的項目。

近期,一篇名為《網易裁員,讓保安把身患絕症的我趕出公司。我在網易親身經歷的噩夢!》的文章在朋友圈中發酵。該文作者稱自己曾是網易一名游戲策劃,“在身患絕症的情況下親身經歷了種種讓其難以接受的待遇”。

根據番茄孵化器統計,從4月起,截止到今年8月,總共下發了231個游戲版號,共有153家游戲運營公司獲得版號。其中,獲得4款及以上游戲版號的游戲運營公司共有12個,包括騰訊、網易、完美、B站在內,版號總計68個,占總數的29.4%。網易以12個版號位居榜首。

到11月29日下午,網易在致歉之外還表示,強調此次事件是對公司的重大警醒,將從嚴處分各環節責任人。此外,還公佈了5項反思及改進措施,包括:處分4名涉事主管和1名員工、落實基層員工關懷政策、強化員工績效考核的及時反饋機制、疏通員工內部反饋渠道、公開員工集中反映問題的處理情況等。

“在同事的身體健康面前,網易始終認為,無論能力素質如何、業績貢獻多少,我們幫助同事渡過難關的態度是一貫的。”在聲明中,網易稱,“這位前同事謝絕了我們在9月主動提出的‘N+1’外的特殊關懷方案:在‘N+1’補償的基礎上,我們將在其離職後的12個月內,繼續額外每月無條件提供等同於其月基本工資的關懷金。”

本報實習記者/郭夢儀/記者/張靖超/北京報道

但其核心的游戲業務受到大環境影響,使得盈利的增長在去年有所放緩。根據網易發佈的2018年財報顯示,2018年網易在線游戲服務收入為401.90億元(約58.45億美元),同比增長10.8%。而去年同期網易的在線游戲服務收入同比增長29.7%。

在事後網易發佈的聲明中,公司也向這位前同事和他的家人致歉,稱“經過反思我們的溝通和處理過程,相關人員確實存在簡單粗暴、不近人情等諸多不妥行為。”

但這可能並不是常態。多位分析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近期的多個有關“裁員”的新聞是網易在業務擴張不順和游戲產業寒冬的雙重壓力下的集中爆發,未來網易要為其買單,除非找到新的利益增長點,否則或將面臨持續陣痛。

今年對網易創始人丁磊來說,或許是特殊的一年。賣出考拉、郵箱業務調整等動作被業內稱為一場戰略上的大轉移。

徐峥斥责追我吧住院女子被殴致死1头牛168万人民币发现恐龙新物种波司登销售遇冷网曝张亮假离婚82岁奶奶打抢劫者中国男子在泰被杀高以翔女友飞浙江波司登销售遇冷滴滴美团严重失信无偿献血纳入征信四川石渠雪豹打架拯救互联网计划梁静茹前夫新恋情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卷走10亿拥23套房湖人vs鹈鹕土耳其移交文物越南鞋厂百人中毒瑞士冰川或失90%高晓松闹笑话越南鞋厂百人中毒回收吃剩汤圆回锅美国白宫短暂关闭聂远针线活波司登销售遇冷靳东为儿子庆生具荷拉留悲观纸条两中国公民被绑架